猫之眼

唯有書籍能給予這在痛苦中掙扎的靈魂最後的慰藉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


纳兰妙殊:

只把武功写得精彩,是无法不朽的,十四部小说倾倒了一代一代人,是因其中的爱情亲情友情,世间诸般感情。小时最喜欢反复读的,是小昭与张无忌之情,离别的长帆亦带呜咽之声;是令狐冲与任盈盈,盈盈一笑扣住他手腕,无论多么热爱自由的人,也要接受爱的镣铐。


现在最喜欢反复读的,是陈家洛与乾隆的感情,那是查先生第一部小说,他自己也说还稚嫩,但月光下那一点彼此心照的兄弟之情,具有大悲剧之美;以及陈近南与韦小宝的感情,那是他最后一部小说。直到死亡来临,大侠师父和赖子徒弟两个才发现,世间最爱自己、最可信任的是眼前的人。




查先生在《倚天》后记里写:



三丰见到张翠山自刎时的悲痛,谢逊听到张无忌死讯时的伤心,书中写得太也肤浅了,真实人生中不是这样的。


因为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当时草草一翻就翻过了这一页。直到长大了才知道,十四部中最沉痛的是这一句。


——那时候我还不明白。


真实人生之中,他十九岁的长子查传侠在美国自缢身亡,消息传来,他是那时才明白的。




别了,查先生。


感谢你给我们创造的世界。






---------------------------------




在迷恋金庸的少年时代写过一个小小系列:“金庸小说中的生离死别”,也贴在这里吧。


丫鬟生涯元是梦,素姬终成断肠人:《倚天屠龙记》


海棠七心成灰烬,幽情一片别时浓:《飞狐外传》


一入龙阕抛碧血,独留蝶冢向黄昏:《书剑恩仇录》


朔风瀚野枉相思,莺柳江南匪意存:《白马啸西风》


一别华峰何所望,半曲茶歌月夜魂:《笑傲江湖》




而终于也到了跟老爷子生离死别的一天。心痛如割,奈何奈何!

关于一个风在吼马在叫的安利——【民调局异闻录】

Dasiv:

关于安利:


民调局异闻录


作者:耳东水寿




一个和盗墓没多大关系,却偶尔也要下墓的故事。


一个所有人身怀绝技,工作就是清理鬼怪作祟的部门




他们有组织


“一室二室四室五室跟我走!”


“呃……三室看家。”


他们有纪律


“你们能接私活,不过百分之五十的钱要归民调局。”


“我X!这么黑?!”


“废话,不然你以为养飞机的钱哪出的。”


他们有王牌


“什么事都得我亲自来,一帮废物。”


活了几千年,还是个帅哥


“他好帅!为什么是白头发啊。”


“脸也好白,是不是打的粉?”


“一帮小丫头片子,没见过好男人,白头发有什么好看的!”


几千年碾压无数人,却被男二气的骂出了


“你大爷的”




男主


是个特种兵


主要负责打怪升级吐槽和


被吐槽。




男二


是个姓孙的


胖子。


有人缘还有动物缘


虽然算命天煞孤星,但是运气


特别好


曾经有人ID叫了他的名字


梦100,抽出了


五星


曾经有人ID叫了他的名字


LL,抽出了


UR




吴勉/吴仁荻


是王牌,是帅哥,是活了几千年的


霸道总裁


喜欢吐槽,喜欢噎人


尤其喜欢


噎男主


在妖塚里逮了只狼妖,叫尹白


当狗养,让它学狗叫


带回民调局还喂它


胡萝卜




杨枭


同样活了几千年,



是个妻奴


为了老婆屠小区


为了老婆敢低头


为了老婆学赚钱


研究起算命去买彩票


并且


不让男主入股


“什么都好说,彩票这事不行,你命里没有骗财运。”




这里有血腥也有搞笑


[说实话就郝正义现在这满身水泡的样要是蹲天桥上,放我也得给他个三块两块的。]




这里有意外之外和不顾一切


“我守在这里是为了地珠,一开始和她谈恋爱其实都是计划“


“地珠今夜成熟,你要地珠还是要老婆”


“我要我老婆!”




这里有临死前的气节


“别看了,王子恒已经死了,我真是小看他了,平时那么势利的人,竟然死的这么硬气,咽气之前还给自己下了尸僵……”


“和王子恒说再见吧。”




还有最后纵观大局的孤掷一注


“高局最后是把自己也算计进去了。”


“为了一个林枫,至于吗?”


“在高老大眼里只要能保住民调局,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如果我在场,可能送他走的人就是我。”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每个人都还有各自的生活


“我都这样了,你还问我要钱,不是我说,你这样有意思吗?”




因为它,还有后传和前传




民调局异闻录


首发链接:http://bbs.tianya.cn/post-16-793693-1.shtml


网盘下载http://pan.baidu.com/s/1hqBvZMG


后传链接:http://www.heiyan.com/book/16796/chapter


暗夜将至链接:http://www.heiyan.com/book/44064/chapter


希望有人吃下安利。


---


最后的碎碎念


挺好看的你们相信我


其中有一段不得不说


关于被喂了胡萝卜的狗


其实他是只狼,白毛,有熊那么大


被欺负的假装自己是狗,老吴给他喂菜吃,吃的它一边吃一边吐。


好了问题来了。


miki老师:”白毛的,长得像狼的狗,那不就是萨摩耶吗!“


我:“而且他有熊那么大,萨摩耶ctrl+T啊!”


miki老师:“嗯……它还会缩小啦。”


我:“那不就是萨摩吗?!”


沉默,长达五秒


miki老师:“尹白老师好!”


我:“……这是个误会?!”


我:“……好吧请不要给我吃菜。”


------------------------------------


 @PandaMiki 快看我卖的专不专业

头疼至极,内心崩溃(╯‵□′)╯︵┴─┴虽然对天儿来讲不算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但还是很想骂人……(大家觉得这个能怎么处理下吗?)

看到大家都在吐槽天天的帽子,然而这种发型天儿已经不是第一次驾驭了,其实看久了还是挺可爱的(ˊ˘ˋ*)♡(bushi)         图源是村上大介2017.6月的youtube,天天多伦多编舞期间教练tomas生日,然后生日party~         av 11294642                                                加拿大好美啊,再奶一口外训,天天加油!(ps:牛哥那么严格的人,天天以后多半没时间再玩了,这两天让他再开心下好了╮( •́ω•̀ )╭)

【瓶邪】《第八种颜色》(严肃文学哈哈哈并不)

风途石头:

在长白上脚下的旅馆里,吴邪就把张起灵搞定了。那一天晚上被王胖子称为“千里送来的十年一炮”。第二天吴邪扶着腰走出来的时候,迎来了一众伙计沉甸甸的目光。


操,这是什么情况?当老大的不能谈恋爱吗?吴邪询问地看向王胖子。王胖子走过来拍了拍吴邪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你说这小破旅馆隔音能有多好?”说完这句话他立刻绷不住,十分猥琐的笑了起来,全身的肥肉一抖一抖,几乎笑出了驴叫声。


“小哥,小哥不要,小哥慢点,小哥。”王胖子边模仿吴邪昨天的语录,边扭腰摇臀的,贼溜溜地看着吴邪,又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的弟兄们不敢光明正大的看,但是嘴角都挂着微妙的笑。见吴邪把目光投过来,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该看天空的看天空,该玩石头剪刀布的玩石头剪刀布,该把手机拿反了打电话的就打电话,可以说伪装技巧十分高超。


吴邪又好气又好笑,随手揪过来一个,问:“你昨天晚上听见什么了?”


“什么都没听见啊。”被抓住的伙计一脸无辜,浮夸的演技几乎要把吴邪逗笑了。


“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开除你,还去你家偷地瓜。”吴邪记得这个伙计老家是种地瓜的。


“你真想知道啊?”伙计看着他,狐疑地问。


吴邪点点头。


“我听见猫发春!”那伙计用飞快的语速喊了一句,然后用比语速更快的速度跑走了。


“卧槽!”吴邪懵逼了三秒,对着伙计的背影大叫,“你别想我放过你家的地瓜!”


当天晚上吴邪摆宴席,人太多,两家酒馆没有放下,在外面还搭了不少桌子席上大家纷纷来敬酒,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眼神已经非常明显了,坎肩走过来,对着吴邪举了下酒杯,又对张起灵举了一下,一饮而尽。


其实就是婚宴了,不过没有人挑明。其他的伙计敬酒的方式,都与坎肩一样。


白蛇一直没来敬酒,大概是很看不起吴邪这么多年这么拼命是为了一个男人。他这个人有点小孩子气,不过也没说什么。


喝到后面,有人喝多,迷迷糊糊对同桌的人说:“咱们老板,看着他娘的……挺牛逼的,嗝,没想到,是让人插屁股的货色。”


旁边人赶紧摇晃他:“你喝多了,回去睡觉吧!”


“我还没喝多呢,本来不就是吗,还怕说啊?”


邻桌的坎肩一直在听着,听到这里冷笑一声,说:“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下次老子打烂你的嘴。”


坎肩算是吴邪的左膀右臂,那人的酒一下清醒了一半,假装要吐的样子,灰溜溜的走了。


以张起灵的耳力,自然不可能没有听见。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听见这种话了,那个时候疏远吴邪,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吴三省在西沙失踪之后,他们还曾下过另外一个斗,是潘子挑头夹的喇嘛,队伍里有很多散人,吴三省不在,他们说话很不干净。


那个时候吴邪很是黏着他,再加上是真的弱,少不了会被张起灵多加照顾,其他人身手没有他那么好,自然受了不少伤。这种刀尖上舔血的人,尤其看不惯长成张起灵或吴邪这样的“小白脸子”,奈何张起灵是真的有本事,这帮人碎嘴,吴三省又不在,自然是要羞辱吴邪,以图个痛快。


说起来那还是吴邪第一次看见张起灵跟人类“打架斗殴”,虽然他不知道原因。


那个时候两个人还不是那种关系,队伍里有一个叫棒槌的,在营地休息的时候跟旁边的人说:“没想到吴三省一世英名,养出来一个给被人操的兔爷,要是吴老狗知道了,还不是得被气得从坟墓里爬起来啊?”


旁边人哈哈大笑,捏着嗓子娘声娘气:“小哥~小哥。”


“哈哈哈哈!真他娘的像啊!哈哈哈哈。”


这人的哈还没有哈完,后脑一凉,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的小石子正中他后脑,他一缩脖子,回头看,张起灵坐在不远处的大石头上,面色平淡。


“哑巴张还出这黑手呢?”棒槌走近,皮笑肉不笑地道,“怎么,看不惯我说你那个小姘头啊?”


他们刚才摸错,摸到一个根本没有什么东西的陪葬陵,虽然稍有危险,但所有人都没有性命之虞,这人没有见识到张起灵的厉害,再加上道上对张起灵追捧之意太足,他们见到本人就是这么一个小白脸,心里本就不服,本来就想找理由找他麻烦,现在人自己送上门来,棒槌还真是乐不得。


张起灵没有一点表情波动。


棒槌凑近,几乎贴在张起灵的脸旁边,一字一顿道:“我说,老吴家那个小狗崽子,是个欠*的骚……”


他没有说完。


没有人看见张起灵是怎么出手的,棒槌就已经躺在了地上,五官纠结,痛得面目狰狞。


棒槌的身上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可他躺了三天。


这样的话,张起灵没让吴邪听到过一耳朵。


他们从长白山回来之后第一件事是去长沙的盘口


吴邪花了这么大的架势把张起灵接回来,自然是要亮个相。这群人很不安分,吴邪决定让张起灵吓吓他们,车子平缓地行驶在路上,吴邪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个老式的锁头,塞到张起灵的手里,问:“小哥,你能不能把它捏成一个铁疙瘩?”


吴邪说着还去模仿,五指十分用力地握紧拳头,给张起灵示意。


张起灵无奈:“吴邪。”


“好吧,这么大的捏不变形……”吴邪又翻了翻,“那这个呢?”


张起灵看着吴邪手里的小锁头,决定自己是不是得收拾他一下,吴邪一看张起灵眼神有变,忙笑嘻嘻地说,“行行行,不捏就不捏呗。”


他往张起灵旁边挤了挤,说:“一会儿到盘口,小哥,你就负责装逼就行。装逼知道吗?怎么牛逼怎么来,吓住他们就可以,我这边事务都安排好了,盘口以后给小花,咱们去雨村。”


盘口的人都以为吴邪把张起灵接回来是要带人干票大的,千想万想没想到是要金盆洗手,竟然还他妈在盘口不要脸的说:“老子要回家过日子去了。”


“东家,你这事儿办得可不地道,这不是耍弟兄们玩吗?”老鲨说。这人是马盘的老大,因为牙齿尖利得名,一向非常认钱。


吴邪一听这话就笑了:“我耍你们玩,我是亏待你们了,还是抽成多了?说话之前要点逼脸,张爷刚回来,别给老子丢脸。”


老鲨说:“成,东家,你要非想退,我也不能硬拦着,不过张爷都回来了,什么都不干也不是这么回事,老鲨我今天想讨教一下,也不知道张爷给不给面子。我要是赢了,我要一个全斗。”


全斗的意思是不给吴邪抽成。


吴邪笑笑,看向张起灵。张起灵没什么反应,吴邪说:“我他妈在这儿跟你们比武招亲呢?”


下面哄堂大笑。


“你要比也行,你输了呢?”


“我给东家一个全斗。”老鲨说。他看起来对自己很自信,大概也是没看得起张起灵这个瘦弱的小年轻,以为道上的话是谬传。


吴邪看向张起灵,语调并没有减小,说:“小哥,你去一下。别把人打死。”


下面哗然,间杂着嘘声,吴邪权当没听见。


张起灵从台上跳下来,吴邪又加了一句:“别秒杀啊,露几手给大伙看看。”


下面又哗然,觉得吴邪装过头,老鲨的身手大家是知道的,跟之前潘爷都不分上下,这大话未免说得太大。


三分钟之后张起灵证明吴邪是对的。


老鲨不敢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但也心服口服。吴邪站在台上,转了两圈,说:“我今天把人带过来,就是这个目的。”


“我要金盆洗手,张爷也是,张爷身手好,那是老子的。说白了,从今往后,道上的事儿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谁要是敢偷偷摸摸的在背后搞事情,可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他说完要走,台下不知是谁讽刺地喊了一声:“老大,您这是要金屋藏娇啊?!”


吴邪回头一笑,说:“老子藏了,怎么着?”


他说完这句话,眼神变得十分冰冷,扫视台下一圈,扬长而去。


出了茶楼,吴邪扭头问张起灵:“小哥,我现在是不是不要脸得多?”


张起灵点点头。吴邪笑着踢他屁股、


一切事务都处理完之后铁三角搬到了雨村,吴邪一天无聊没事干,就开了个微博,叫“我家张先生”,每天放一些闷油瓶的日常玩。


他一直都有记录的习惯,不过现在每日骄奢淫逸,变得懒了,但是又不希望错过和张起灵的记忆,就开了这么一个微博。这本来是一个很私人的微博,他也没想到会有人看。可不知为什么就慢慢开始涨粉,很快就成为了新一代恋爱网红。


吴邪无所谓,反正网上大家也不知道谁是谁,每天放点日常逗逗那些可爱的姑娘们看他们嗷嗷尖叫还是会很有意思的事情的。尤其是他放张起灵的腹肌的照片的时候,粉丝一夸,吴邪就特别自豪,比夸他还让人心情愉快。


直到有一天,吴邪被封号了。


莫名其妙的,没有任何原因的,就封号了。他纳闷儿,有两三个加了他微信的“粉头”,给他发了一条公告的截图。


吴邪这下可是有点生气。操,老子谈恋爱,也没发什么十八禁的东西,凭什么?


这件事越闹越大,南京展开了游行,某个组织也展开了拥抱的活动,吴邪拿回账号之后,突然想发一条微博。


他经历过很大的风雨,走得比所有人都远,按理来说他不该在意这些东西,可当看到公告和自己被封的账号的时候,他又觉得,他必须发一些东西。


他的爱是无罪的,不违法,不污秽。


爱是美好的东西。


“我家张先生”复活之后,发的第一条微博如下,这条微博,也是博主第一次露脸。


“我这一生,走过很远很远的路。见过戈壁滩的明月,饮过最烈的美酒,拥有相知的挚友,追到了最爱的爱人。我见过长白冰雪,也见过大漠风沙,最丑恶的面孔和最绚烂的景色,我全都见过。


我曾经失去嗅觉,失去味觉,在夹缝中求生。我也曾短暂失明。食物变得无味,可视线里却从无黑白。


因为世界上从来都不是只有一种颜色。


也是这个信念,支撑我走过了最难捱的十年。


每个人生来有自己的个性,有自己的容貌,有自己的字迹,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命运,很不幸的是,这些东西之于我,都不是我的选择,我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成为这样一个个体。为了打破常规,我做了很多。


我真正拥有的,我自己选择的,就是我的挚友,我的爱人。


这是我永远不会放开的东西。


我曾经与它搏斗,现在我又有话想要对它说了。


——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只有一种颜色,尽头有极光,天上有彩虹。很美丽的七色。


然而世间还有最美最美的第八种颜色,那就是爱。


没有人能够改变它,永远不能。


朋友们,坚持下去。


这个世界永远不缺斗争者,但也永远不嫌多。”


这是视频的长微博,在视频里,吴邪拿着手机,脸上贴着彩虹的纹身贴,面色沉静的男人站在他身边,脸颊上也有一道彩虹。


吴邪扭过头,轻吻了一下张起灵的嘴唇。


视频只有五秒,就这样终止。而他已清楚地表明立场了。


 


——世间还有最美最美的第八种颜色,那就是爱。


——这个世界永远不缺斗争者,但也永远不嫌多。


 


 


风途石头,此致敬礼。



推荐一个甜甜的mad,up剪得棒棒哒ヽ(*´з`*)ノ

自存,不上升真人

关于金小哥和天天的缘分——17年4cc抽签,天天按顺序准备去抽签,主持人叫名字前弯腰躲在金小哥前面,金小哥还摸他腰~| ू•ૅω•́)ᵎᵎᵎ

转自微博金博洋资讯台,yura推特

ヽ(*´з`*)ノ

甘え:

ε=(´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