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喵星的阿蕊

唯有書籍能給予這在痛苦中掙扎的靈魂最後的慰藉

【柚天】【温馨30题】迟到5分钟

(。・ω・。)ノ♡

季恩:

*RPS,圈地自萌,不升真人,借用一句“谁上升谁肾亏”
*货真价实的大甜饼(们)
*可爱他们的,OOC我的
*准备好迎接糖的掉落了么?
*然而这是一个搞事
*来自[洛神组]
*想跑?跑不掉了
*文/[洛神组]季恩


全都是编的,妹有一点是真的
第一次参加文手们的活动有点害羞hhhh

BUG:抽签仪式是可以找人代抽的,噗桑纸巾盒也不会出现的……但如果那样的话剧情就没法进展了qaq请各位仙女配合一下我的表演(躺




2018平昌冬奥会花滑男单FS出场顺序抽签仪式现场。

羽生结弦戴着口罩走进会场的时候,原本就不大的房间里已经聚集了不少选手和媒体。他摘下口罩,观察了一下目前的情况。

因为某些约定俗成的原因,第一排只摆了六张椅子,一般只有短节目结束后成绩列在最后一组的选手才会坐在这里。而现在那些跟羽生在最后一组相爱相杀的伙计们都还没来,第一排的这六个座位就这样诡异地空了出来。

羽生结弦看到了坐在第四排的戈米沙和车俊焕,跟他们简单打了个招呼,然后坐在了第一排六个座位里中间偏左的位置。

距离抽签仪式开始还有15分钟。

羽生结弦抱着噗桑纸巾盒靠在椅子上,眼睛盯着入口的位置,脑子里一遍一遍地确认着自己自由滑节目的动作编排。

没过多久,宇野昌磨和田中刑事也来了,羽生对他们点了点头。

宇野昌磨坐在了羽生的左手边,虽然田中没能进入最后一组,但因为都是日本队的选手,为了方便媒体拍摄,他跟着坐在了宇野旁边。

羽生结弦侧着头,偶尔跟两位队友说几句话,但是眼睛依然盯着入口。

距离抽签仪式开始还有10分钟。

陈伟群悠闲地走了进来,还戴着加拿大队的黑红色毛线帽,他扫了一眼第一排的空位,直接坐到了最右边的位置。

羽生结弦回过头去,视线在坐在最后几排的选手中间扫视了一圈,收获了几个友好的微笑,于是他也笑了笑,然后他回过身来,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右手边的两个空位。

宇野昌磨好奇地看着羽生这一系列动作,现场实在是安静到有些压抑,所以他只好无聊地进行人类观察。

宇野昌磨看到羽生前辈把他的噗桑纸巾盒放在了右手边的空位上,一下一下地摸着可怜的纸巾盒,眼睛又看向了入口。

距离抽签仪式开始还有5分钟。

哈维尔•费尔南德兹也来了,他温柔地笑着跟羽生结弦打招呼,然后看到了放在羽生旁边座位上的噗桑纸巾盒。

也许是西班牙人与生俱来的热情让他误解了什么。

“嗨,羽生,这是你给我留的座位吗?”费尔南德兹惊喜地问道。

羽生结弦按住噗桑纸巾盒,语气很坚定,“不是哦,这是噗桑的座位。”

费尔南德兹大度地笑了笑,他知道羽生总会有些神奇的小规则,而自己也不需要知道其中的原因,他坐到了噗桑纸巾盒和陈伟群中间。

两位大龄男单礼貌地小声聊起了天。

距离抽签仪式开始还有0分钟。

俄罗斯的阿列夫跑着进来了,很显然,他冒着丢掉前排好位置的风险,利用这几个小时洗掉了头上的发胶。好在他看到了坐在第二排的科尔雅达,而对方也保留着队友情谊,身旁的位置是空着的。

2018平昌冬奥会花滑男单FS出场顺序抽签仪式正式开始。

目前的座位状况是这样的(左至右):田中刑事,宇野昌磨,羽生结弦,噗桑,费尔南德兹,陈伟群。

所以为什么噗桑会坐在第一排正中间。

好奇怪。

宇野昌磨发现羽生前辈似乎有点烦躁,比如他正毫不掩饰地玩弄着噗桑的耳朵,眼睛还一直盯着入口。

ISU的官员开始念起了简短的欢迎词,最后用缓慢的英语说道,“To the athletes, after hearing your name, please stand up and show your presence.”(请运动员们听到名字后起立并确认出席。)

羽生结弦点点头。

“Yuzuru Hanyu.”

羽生站起来向四周鞠躬,现场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

“Javier Fernandez.”

费尔南德兹站起来挥了挥手。

“Shoma Uno.”

宇野站起来点点头。

“Boyang Jin.”

羽生结弦伸着脖子在会场里寻找这位年轻的中国选手。

“Boyang Jin.”

羽生结弦跟坐在第四排的戈米沙交换了一个茫然的眼神。

“Boyang Jin.”

羽生结弦转过身,默默举起了噗桑的熊爪子。但显然这并不作数。

现场响起了低低的讨论声,韩国奥组委和ISU的官员也在通过翻译进行别扭的交流。

羽生结弦前倾着身子,想要尽力听到一些最新情报。然而他既不懂韩语,也听不清快速而小声的英语。他突然很想把戈米沙和车俊焕拉到自己旁边,起码他们都会韩语,其中一个还有博洋选手的社交账号。

ISU的官员终于用缓慢的英语向会场里的运动员和媒体通知道,“We know from Team China, Boyang Jin lost his way, but he will come in 5 minutes.”(我们通过中国队得知,金博洋选手迷路了,他会在5分钟后来到现场。)

羽生结弦听完这句话,右手轻轻敲着大腿,捂着嘴无声地笑了好久。

点名环节继续进行。

羽生结弦抱着胳膊,身体向后倚着,看起来轻松了不少,眼睛一直看着入口。

抽签仪式开始5分钟后。

金博洋终于走进来了,速度看起来像是在参加竞走比赛。

羽生结弦微笑着观察博洋选手,对方正满脸歉意地与官员们交流。

金博洋显然也利用了比赛后的几个小时洗掉了头上的发胶,他柔顺的刘海因为路上的奔波自然地向两边分开,露出好看的额头,脸上是运动之后的健康红晕。

交涉结束之后,金博洋转过身来,似乎在找空位。遗憾的是他已经迟到了五分钟,又没有跟他一起参加自由滑的队友发挥队友情谊,看起来只能暂时站在后面了。虽然第一排的正中间有一个空位,但是那空位上放着的东西,正是他偶像的噗桑。在这种情况下,让金博洋对羽生结弦用英语表达“请拿开你的噗桑纸巾盒让我坐在这里”,实在是个不可能事件。

P=0。

金博洋认命地向后走去。

然而他忽视了偶像有些灼热的视线。

羽生结弦把噗桑纸巾盒从座位上拿起,对金博洋招招手。

金博洋要被偶像的无敌笑容晃晕了。他坐在了噗桑的位置上,右边是费尔南德兹,左边是羽生结弦。

从站在最后一排到坐在第一排偶像的身边,金博洋感觉自己在做梦。

ISU的官员开始用英语小声念起了抽签仪式的规则。

羽生结弦侧过身来对着金博洋笑了一下,然后用力地抱住了他,在金博洋的耳边小声说道,“Congratulations for the new PB of your SP, amazing performance. 加油!”
(祝贺你短节目收获了新的个人最佳,令人惊喜的表现,加油。)

两个人就这样拥抱了几秒,然后金博洋松开了羽生结弦,他觉得自己也应该说点什么,“Congratulations, too. I love your...ummmm…演技#。”他看着羽生真诚的、鼓励的眼神,鼓起勇气继续用他破碎的英语说道,“Thank you for...ummmm...”他绝望地撸了一把刘海,放弃了根本不会存在的复杂表达,“this seat. You too...那啥,頑張れ!”

羽生结弦一边笑一边点头,小声回复道,“My pleasure.”

金博洋看着羽生结弦,羽生结弦也看着他,两个人一起笑了一下。

抽签正式开始了。

金博洋看着羽生结弦把手伸进箱子里,脑子里有个一闪而过的念头。

「My pleasure怎么想都是个对待女士的绅士回答吧?比如在西餐厅帮忙拉个椅子什么的。」

但是金博洋没时间想那么多了,因为他也要上去抽签了。

祝他们好运。

fin.

#“演技”在日语里是“表演”的意思。



*后面的同志跟上!

评论

热度(75)

  1. 来自喵星的阿蕊季恩 转载了此文字
    (。・ω・。)ノ♡